滴灌带厂家
企业分站 | 网站地图 | RSS | XML |

News

新闻分类

节水灌溉“外向型”窘境

发布日期:2016-07-27 作者: 点击:

    18日的莱芜,天阴沉沉的,干燥的空气中弥漫着扬尘,前几日的一场小雨未留下一丝痕迹。

  连月来,近33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正席卷着潍坊的大片农田,莱芜、临沂、枣庄、泰安、日照等地也未能幸免,山东省1391万亩在田作物出现不同程度干旱,9万多人面临临时饮水困难。气象部门对于山东旱情将持续发展的预测,更是让公众认识到,在天灾及我国水资源短缺现状面前,推广节水灌溉技术的重要性。“事实上,莱芜在节水灌溉设备生产方面,占据着全国可观的市场份额,但我们的产品绝大部分都销往东北、内蒙古、河北、河南等外省及地区。”在莱芜丰田节水器材有限公司总经理白雪峰看来,相比其他省份,山东在节水灌溉设备的推广上比较滞后,企业也对山东市场“不感冒”,“经济作物使用率还可以,耕地则是微乎其微。这其中有本土气候、土地条件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政策导向及农户观念问题。”

  本土企业外向化

  18日13时,白雪峰因来自订单方一个接一个的催货电话而焦头烂额。工厂里密密麻麻的机器都在开足马力生产,工作人员也出出进进地异常忙碌,但仍未能满足订单方当天下午发货的要求。“我们争取明天上午起运这批货。”白雪峰对电话另一端的内蒙古客户说。

  “节水灌溉设备生产的季节性很强,集中在每年2月至7月,现在是最忙的时候。我们的订单,至少有30%来自内蒙古和东北三省,出口约占10%,南方市场如今也在慢慢兴起。”白雪峰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此时的周忠城,则在山东莱芜丰源节水灌溉设备有限公司里,接待着一拨又一拨远道而来的外地客户。作为公司总经理的他,直到下午4点,才送走了当天第四拨前来订货的客户。“这些客户中,有3拨是来自河南的。近年来,河北、河南订单增长迅速。相比来说,山东本土订单占比很小。”

  白雪峰最大的山东本土订单,来自潍坊寿光。“寿光的蔬菜大棚,是山东最早使用节水灌溉设备的,也是最适宜使用的,我们公司一年差不多有300万元的货要销往那里。此外,聊城、安丘、胶南的一些经济作物种植基地,比如蓝莓园、茶园等,也用上了滴灌设备。”他介绍说。

  在周忠城看来,山东市场与东北三省、内蒙古、河北、云南等省外市场的最大差别在于,不同于经济作物,山东粮食作物大多仍采取大水漫灌等传统灌溉方式,滴灌、喷灌设备的使用比例很低,“而在上述外省和地区,大面积的粮食作物已铺设节水灌溉管道,而且这一比例还在逐年提高。”

  正是因为本省市场需求的狭小,白雪峰开始考虑,是否需要将生产基地外迁。

  既经济又省人力

  在莱芜市高新区郭家沟村,该村党支部副书记谢香木在村集体的一个草莓大棚里,给导报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这个草莓大棚占地1亩多,当初铺设节水灌溉设备时花了大概1000多元。使用后,产量比之前提高了20%,节水40%至50%。”

  但在谢香木看来,节省人工成本才是这套灌溉设备带来的最大效益:“以往一个大棚至少需要两个人进行灌溉,而现在,5个大棚由一个人控制灌溉设备就行,省时又省力。”

  “因为草莓的市场售价较高,这样算下来,不出半年便能将铺设节水灌溉设备的成本收回。因此这种灌溉方式在经济作物种植中,使用比例很高,已经普及。”谢香木表示。相比来说,受价格因素影响,粮食作物在使用节水灌溉设备时,成本回收期较长。“但也不会超过一年。”白雪峰表示。

  据其介绍,对粮食作物而言,铺设节水灌溉设备的面积越大,单亩成本越低。“如铺设20亩,单亩成本在500元左右。50亩以上的单亩成本更为合算,在350元左右。其中,主管道占到成本的50%至60%,使用寿命达20年;滴灌配件占总成本的30%至40%,寿命在1年至3年不等。”

  根据白雪峰在东北地区收集的客户反馈资料,使用节水灌溉设备后,粮食平均增产10% ,“按亩产1000斤,一年一季麦子和一季玉米来计算,每年每亩能增收200元左右。这还没有计算所节省的人工费、水费和电费。事实上,可溶性肥料、植物生长调节剂、内吸杀虫剂等均可随水滴入,减少施肥、喷药等作业次数,所能节省的人工成本更加可观。”白雪峰说。

  市场井喷可期

  既然使用节水灌溉设备能在节能环保的基础上有效增产增收,为何在同为粮食主产区的山东,普及速度相对较慢呢?

  “事实上,山东的气候条件较好,一般年份都能风调雨顺,天灾少,因此农户的防灾意识较差。此外,耕地分散也是重要原因。一家农户如果只有几亩地,铺设节水灌溉设备的单亩成本就高,且见效慢。”白雪峰认为,随着家庭庄园、农村合作社、个人承包等土地流转方式的日益推进,节水灌溉将迎来市场需求的井喷期。“去年年底以来,东营、聊城等地前来公司接洽的农户越来越多,一般流转了20亩以上耕地的农户便开始考虑铺设节水灌溉设备,投入成本在万元以上,主要是考虑节约人力,且能有效防灾。”

  在周忠城看来,山东非国家节水灌溉试点省份,地方政府对进行粮食生产的农户缺少相关水利设施补助,也是农户积极性不高的根源之一。

  “比如东北三省,当地政府推行节水增粮项目,为耕地免费安装上滴灌设备,山东则缺乏相关措施。去年10月份,国家还统一在农机补贴中暂停对节水灌溉设备的补贴,这更是打击了农户的积极性。”白雪峰表示。

  联盟接大单

  作为全国节水灌溉设备生产的重要聚集地,莱芜比较成规模的节水灌溉设备生产企业有20多家,小企业更是不计其数,初步估计年产值在4亿至5亿元。

  “经过20年的发展,这个行业已从发展初期向中期过渡,其中也涌现出如大禹节水(300021)之类的大型企业。”在白雪峰看来,随着国家对农业发展的日益重视,以及土地流转的不断推进,节水灌溉行业将迎来“春天”。“这个‘蛋糕’太大了,虽然莱芜本地有这么多家企业,但并不会引发内部竞争,如今订单多到接不过来。”白雪峰说。

  周忠城表示,莱芜节水灌溉行业虽然整体规模大,但每个个体的生产能力有限,“有很多大的订单找上门来,我们都不敢接,漏掉真的很可惜。”

  基于这种现状,莱芜市金雨达塑胶有限公司于去年底牵头组建了山东省节水灌溉产业联盟,目前联盟中含20家莱芜当地生产企业,7家科研单位和4家示范应用单位。

  在金雨达塑胶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家宝看来,联盟成立后亟待解决的,便是建立统一的联盟产品标准,内部共享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在市场、新产品信息实现平台化后,以联盟的形式承接大订单。

  “莱芜每年节水灌溉设备的总产值,已与行业龙头大禹节水不相上下,所接订单则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子。我们主营以电子商务为主的小项目,直接面对农户,大禹节水则重点承接国家招投标的大项目。但随着土地流转的日益推进,农户直接投资所占比重将迅猛增长,市场份额明显提高,这对莱芜节水灌溉行业来说是重大机遇。在联盟内部实现质量标准、产品监测体系基本统一后,便能集中力量接大单。”黄家宝对导报记者表示。

  对此,莱芜市高新区招商一局副局长狄伟也坦言,随着国家政策支持及土地流转的深入,莱芜节水灌溉行业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但产业本身必须提升,实现分层次发展,并着力提高自主研发能力。目前总体规模虽然可观,但没有一家能称得上是大型企业,达不到规模化效益。”

相关标签:关键词一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分享